您的位置: 主页 > 漫画界 >
读娱特稿丨一个坎坷的漫画家梦想者
发布时间:2018-01-14 13:38    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 浏览量:

读娱特稿丨一个坎坷的漫画家梦想者

读娱 2017年11月26日

读娱特稿丨一个坎坷的漫画家梦想者

这是读娱专访的第149位人物故事报道

文丨林不二子 编辑丨第二阿累

摘要:从纸媒到移动网络,这个时代还需要漫画家吗?

1、媒介时代下的冲击

刘冲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——夕阳从右侧的窗户照进走廊,在光线映着的左边墙上,挂有出版社编辑和夏达(漫画家)笑着的合影,光线没照到的右边,是一个青年蹲在走廊翻找自己被扔在垃圾堆里的漫画原稿。

左右差异明显的画面定格在一张画中,对刚到北京的刘冲来说,实在太有冲击力。因为那时,他还是怀揣着梦想刚走进出漫画圈的新人,而中国漫画杂志也已经到了第一次衰落期。

刘冲也如大多80后那样有着自己的梦想。缘分之中,在小时候就接触到了漫画,初中成了漫画爱好者,刚好那时韩寒、郭敬明带起了学生里的文学风潮,影响了还在上学的刘冲,高中时他不仅磨炼自己的画技,还尝试写了几部小说,多达5、60万字,有的也刊登在了报纸上。正是因为那时候的练习和积累,以及身边人对他讲故事能力的认可,坚定了他想要成为漫画家的梦想。

这也就有了前面说的那一幕,2004年刚高中毕业的刘冲,拿着装在袋子里的原稿,充满期待地跑到北京的某漫画杂志出版社,结果在繁华的写字楼里,被满地原稿的垃圾堆,惊得梦碎。

现在看来,当时的情况也不是不能理解,2004年,扶持国产漫画的5155工程接近尾声,国漫却一直没有大起色,几个漫画杂志都陷入了绝境,对于北京的大出版社来说,不赚钱的漫画是肯定要弃掉的业务,没人再注意那些不能刊登的纸,是非常正常的,至于那些原稿上承载的梦想,就更是一文不值。

就是这样的背景下,刘冲抱着自己的原稿,又跑到了另一家漫画出版社投稿。当时出版社的门口看着破破旧旧的,他心里没报太多的希望,结果当他走进办公室,看到没机会刊登的原稿都被纸袋封好,按照日期编码整齐地摆在玻璃书柜里,就决定一定要在这家杂志上登出自己的作品。

后来,他确实在这家出版社的杂志上刊登了自己的处女作,却没想到那是那本杂志能买到的最后一期。

媒介巨大的变化,给当年这一批中国最早兴起的国漫作者带来的影响是,随时都面临着无奈放弃。现在,回想起来,刘冲也没有意料到,他最知名的漫画《神契幻奇谭》会连载到第十年,刊载的纸媒《龙漫少年星期天》也最终停刊退出漫媒历史舞台。他也没有想到,《神契幻奇谭》几乎成了中国黑白漫的绝唱,《龙少》唯一动画化的作品,现在进入到腾讯出品的列队。

2、这是命,还是梦?

1995年5月 , 中宣部、新闻出版总署启动“动画5155工程”,力争在两三年内建立5个动画出版基地。同年8月,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向第一编辑室下军令状,不给启动资金,不许赔钱,将《少年漫画》办成国内一流的漫画刊物。同期,另外四本儿童动/漫画刊物《中国卡通》、《北京卡通》、《漫画大王》、《卡通先锋》的标杆作用也都确立,誓要为中国儿童提供优质的动、漫内容。

1995年10月,《少年漫画》的创刊号集中了姚非拉、李晋、叶丁、冯戈、幻云等人的作品,后来,连环画出版社还在1996年决定推出连环漫画单行本,其中“连环漫画明星丛书”第一本就是最早被中国漫画爱好者熟知的国漫《雪椰》。

这是中国漫画发展史上的第一个快速成长期。在那之前,国产漫画内容难有持续刊登之地,原本给国漫作家一个发挥之地的《画书大王》,也在成立一周年后被迫停刊,直到“5155工程”出现,通过政策上的支持,让国漫有了真正发展的机会。

在“5155工程”支持的近十年间,中国的漫画市场上有了国人自己的作品,也培育出了后来行业里的知名漫画家,例如墙上挂着照片的夏达。然而在政策大力支持之下的,是市场的混乱无序和盗版的肆意横行,因此到了2004年左右,那一批漫画杂志像命中注定般的衰落了。

也正是那时,刘冲开始以“L.DART”为笔名拼命投稿,但他得到的总是不同理由的退稿通知。那会儿,刘冲还在河北科技大学念服装设计,家人知道他在漫画上的努力,却也没有真正的支持,他的父亲知道了儿子被不断退稿的情况,决定和他一起去一次北京,“我带你去,让你知道什么是成年人的世界”。